陈锦上

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

结合时事的疫情邦信现代故事是什么呢,江苏小伙子韩信和大叔草根创业人刘邦搞公司恋爱,从西安到上海发展,做大了有矛盾了分歧之下要分手,刘邦说你把公章给我送回来,公司在的区已经封掉了直接送去刘邦家,本来想放下就走人刘邦发挥旧有的语言攻势哄韩信留下哄他吃饭哄他打分手炮,韩信不肯然后吵起来,互相指责,冷战坚持到天明终于下定决心要走的时候走出门一看怎么着:刘邦小区也封了。然后被迫极不情愿难以置信地滞留刘邦家,坚持不肯睡主卧要和猫一起睡客房,刘邦硬要他睡就宁可去客厅睡沙发。前几天还有外卖可以吃,韩信是不好意拿刘邦家的锅碗瓢盆做饭刘邦是不会做,于是各点各的,分别去公寓楼后门取,刘邦多等了半个小时替他取了一回,韩信生气:我让你帮我拿了吗?没必要,我们早就不是那种关系了,不用搞这套。但还是得吃,吃之前冷着脸从外套兜里掏出随身带的100ml小瓶喷雾酒精把外卖包装和塑料袋都喷了一遍消毒,顺手把刘邦的也给消毒了。到了4月份浦东和浦西都开始封锁,点不到外卖,买不到菜,订单业务完全停滞,资金紧张,刘邦也开始着急,踱步,皱眉,在电话里对萧何大吵大嚷,每天站在阳台上抽烟到半夜一身烟味进来,很快仅有的几包存货也没了。这时候韩信反倒开始适应,趁下楼做核酸的功夫跟志愿者和邻居要了小区业主群然后顺理成章摸进了各种买菜群和团购群,在群里接龙买肉买米,偶尔还能抢到牛奶水果。买回来自己吃也不是,给刘邦做也不是,就冷着脸往门口一撂:放这儿了,想吃自己煮挂面炒菜去。

评论(10)

热度(2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