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上

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

整首歌其实是写安志杰所有角色的,但是韩信这一段(带点邓芝孔秀)真的非常喜欢所以单独把视频截出来发发

剪辑和这部分歌词来源是另一个词作


在努力填一填两年前的坑,会感觉很多想法20年确实不一样了,那时对邦信的看法可能更加近乎学生对感情的揣测:爱应该是对等的,如果一方给予太多几乎是无从保留的信任或会愿意在感情上倾其所有,那么如果最后得到的感情并不平衡,那一定是对方的错,是辜负、错爱与几乎可以想见在未来显露峥嵘头角的悔恨,无论是哪一方,总会在回首时突然明白自己失去什么,然后徒劳地后悔。

而现在虽然并没有增加任何社会经验,但在渐渐地意识到因为人是如此不同的个体,看似大家都能体察人类的感情,然而调换身份和立场,甚至只是放在不同的处境里求导的结果也可能截然不同,一方捧出心脏的付出对于另一方来说也许就真的被看做不是给出同等回馈的必要条件,可以欣然接受,在特定条件下是救命符,雪中送炭,非你不可,然而时过境迁,同样的爱对于对方来说却是不必要的了,无非锦上添花。——甚至,曾经重要过这件事本身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历史长河里错付之事何其多,至今都也不能免除。

有些人注定是要在高高金銮殿上抽离感情的,一些时候或者很多时候,他人觉得是辜负,可他本人未必这样自评;即使有混合后悔和怀念的情感,究竟深到几分久到几分也只有自己清楚。

作为究极感性的人,我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坚信爱是有对错和深浅之分的,但是的但是,我没有任何能力去要求别人回报以我同等炽热。即使很想,也只能接受这样的无力感,因此大家都在努力地爬,为了向强者更进一步,好像做到了可以掌控的东西就更多。没有刘邦最终点头任命,韩信纵使被千般举荐也无法跨出千古扬名的第一步,没有韩信,这一段楚汉争霸的历史很可能就此改写。他们互相成就是公认的事实,可是呢?可是韩信还是这样或虚或实地背负谋反的罪,死在三十几岁本来大有可为的年纪。可是刘邦还是在和许多人的生命产生交集,他是开国皇帝,是政治家,韩信是他生命里如此重要的一个符号,却不是全部。

我这样想,并非是否认他们的真,而是也在一种无力里发现,每个人对感情的接收程度和认知,以及基于感情驱动所作出的反应都是不同的。之前所认为的谁失去了谁就一定会后悔,也未尝不是一种美好的理想化。“即使不在这个世界了也有人情感复杂地念着”是破碎的,悲喜交集的美,可如果没有被长久记挂住,也是这动物世界的常态。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

你叫淮阴侯亲自给我唱😕

【邦信/原创曲·千灯寂】

两个小时速摸的,原创作曲已经联系好了,顺利的话七月末大概能出

————————————————

芒砀起游龙  四海望飞鸿

淮阴水  绕指绵绵东更东

云梦金戈散  凤去将台空

长安月  斜照一片春庭冷

锦袍轻  虎符重  四方坛  万里戎

煌煌史书犹记当世功

逐鹿急  风云涌  悲长剑  叹良弓

凤翎落地满池红


谁又如烛火一炬耿耿

将赤心奉送

魂梦百转与君同

谁徒留来者管窥情衷

泪流或歌颂

提笔描摹你音容

千岁长陵  寂寂松风


山河作囚笼  月明覆孤冢

霜雪催  往来催老檐下灯

昔年千骑从  转身零落友朋

承君意  难承宫闱深几重

魏代破  井陉过  燕赵下  潍水胜

只恨俯仰星移太匆匆

陈仓渡  垓下终  齐王殿  未央宫

将星落来世不逢


谁又如烛火一炬耿耿

将赤心奉送

魂梦百转与君同

谁徒留来者管窥情衷

泪流或歌颂

提笔描摹你音容

千岁长陵  寂寂松风

谁以手中棋将七弦拨弄

纷纷却无声

任千般阒然落入长安城



朝二哥甚至可以拿去当韩信代餐。

结合时事的疫情邦信现代故事是什么呢,江苏小伙子韩信和大叔草根创业人刘邦搞公司恋爱,从西安到上海发展,做大了有矛盾了分歧之下要分手,刘邦说你把公章给我送回来,公司在的区已经封掉了直接送去刘邦家,本来想放下就走人刘邦发挥旧有的语言攻势哄韩信留下哄他吃饭哄他打分手炮,韩信不肯然后吵起来,互相指责,冷战坚持到天明终于下定决心要走的时候走出门一看怎么着:刘邦小区也封了。然后被迫极不情愿难以置信地滞留刘邦家,坚持不肯睡主卧要和猫一起睡客房,刘邦硬要他睡就宁可去客厅睡沙发。前几天还有外卖可以吃,韩信是不好意拿刘邦家的锅碗瓢盆做饭刘邦是不会做,于是各点各的,分别去公寓楼后门取,刘邦多等了半个小时替他取了一回,韩信生气:我让你帮我拿了吗?没必要,我们早就不是那种关系了,不用搞这套。但还是得吃,吃之前冷着脸从外套兜里掏出随身带的100ml小瓶喷雾酒精把外卖包装和塑料袋都喷了一遍消毒,顺手把刘邦的也给消毒了。到了4月份浦东和浦西都开始封锁,点不到外卖,买不到菜,订单业务完全停滞,资金紧张,刘邦也开始着急,踱步,皱眉,在电话里对萧何大吵大嚷,每天站在阳台上抽烟到半夜一身烟味进来,很快仅有的几包存货也没了。这时候韩信反倒开始适应,趁下楼做核酸的功夫跟志愿者和邻居要了小区业主群然后顺理成章摸进了各种买菜群和团购群,在群里接龙买肉买米,偶尔还能抢到牛奶水果。买回来自己吃也不是,给刘邦做也不是,就冷着脸往门口一撂:放这儿了,想吃自己煮挂面炒菜去。

邦信有感:不会有人永远哭且喜且怜,但永远有人哭且喜且怜,每一次看到我都想今夕是何年那一年几阙时光在重复……

(震耳欲聋的尖叫)

極限是真的極限現在歌曲後期還沒調整完  但封面也是真的快美工也太給力了  畫手老師是簡老師 最左邊的人是韓信!

现代!现代!现代的paro韩信!